首页 > 文化 > 27年前被Nature拒稿,如今斩获诺贝尔奖!学术投稿模式再
27年前被Nature拒稿,如今斩获诺贝尔奖!学术投稿模式再

发稿时间:2019-11-01 19:56:26

边策·甘明来自奥菲神庙

量子位报告

并不是所有的光都可以看到。

没人能想象今年第一次获得诺贝尔奖的一项研究成果在27年前被大自然拒绝了。

1992年,《自然》在给牛津大学年轻教授彼得·j·拉特克利夫(彼得·约翰·拉特克利夫)的拒绝信中写道:

发现细胞缺氧的基本反应机制还不足以赶上自然。

27年后,拉特克利夫因这项研究获得了全球科学研究一等奖。

随着拒绝信的曝光,人们对审查制度、科学研究的苦难以及长期原则和十年夜雨之光的坚持进行了更多的讨论。

27年前大自然的拒绝信

就在10月8日,2019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首次宣布。

牛津大学的拉特克利夫爵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格雷格·塞门兹和哈佛大学的威廉·凯琳二世成为诺贝尔奖的新得主。

陪审团相信他们的科学发现已经发现了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的可用性。

这揭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适应过程之一的机制,为我们理解氧水平如何影响细胞代谢和生理功能奠定了基础,并为对抗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铺平了道路。

然而,在奖项宣布后,关于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各种信息被进一步发现和披露。

其中,关于拉特克利夫爵士(Sir ratcliffe),正是这位爵士加冕诺贝尔奖的研究成果引起了迅速热烈的讨论,即1992年一封来自大自然的拒绝信,并没有进入大自然的眼睛。

此外,拒绝草案的原因和机制也让更多的人对爵士音乐产生了同样的感觉。因为大自然拒绝拉特克利夫爵士的原因太熟悉了。

拒绝信说了什么?

拒绝信于1992年8月5日发出。当时,38岁的克里夫在牛津大学工作,并在自己的实验室进行细胞缺氧的研究。这篇关于自然的论文也是现阶段的研究成果。

在拒绝信中,《自然》总共给出了两位评委的评论,分别被命名为第一和第二评委。

审查1的意见是:

虽然从评论者1的基本上有利的评论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你的发现会引起该领域其他人的兴趣。

(尽管)从评论1给出的建议可以清楚地看出,你的发现会引起其他人对这个领域的兴趣。

评论2的评论直接而“尖锐”:

评论者2并不认为它们代表了我们对缺氧遗传反应机制理解的足够进步,从而证明在自然界中发表是合理的。

(然而)综述2并不认为基因对缺氧反应的机制是一个足够的进展,也不足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

所以《自然》的编辑最终得出结论,考虑到篇幅有限,这篇论文应该去一家更专业的杂志。

最后的结论是委婉的,但是第一和第二法官的意见让今天的讨论者感到痛苦。

一切是多么相似。这两位法官似乎仍然被分配了红脸和白脸,但他们不能给出准确和“有益”的评论。

一些讨论者评论说,当时法官可能不理解该论文的价值。

被拒绝的特定文件?

被拒绝的文件本身被进一步挖掘。

尽管拒绝信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一张纸,但不难预测和锁定细节。

首先,这篇论文在1992年8月5日被否决,同样的研究结果肯定会在以后公布。

其次,从综述2的反馈来看,本文的内容是“缺氧的基因反应机制”。

最后,论文的通信作者是彼得j .拉特克利夫。

结合这些因素,本文浮出水面:

红细胞生成素3’增强子在多种细胞系中的诱导性操作:广泛氧感应机制的证据

https://doi.org/10.1073/pnas.90.6.2423

该论文发表于1993年3月15日,首次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虽然不如《自然与科学》那样广为人知,但也是与前两篇享有同等声誉的顶级学术期刊。

此外,提交日期是当年的10月7日,也就是《自然》杂志拒绝该草案两个月后。

当然,拉特克利夫在这一时期及其后也发表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不能完全说这篇论文的成果已经导致爵士现在加入诺贝尔奖。

然而,从诺贝尔奖官员的评价来看,缺氧的基因反应是关键之一。

因此,网民哀叹,他们不知道如果她仍然对最初拒绝手稿的编辑和评论有印象和记忆,自然会有什么感觉。

然而,更多的网民回应说“可能什么都没有”

因为每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情,这并不是唯一一个被《自然》等顶级期刊拒绝的诺贝尔奖。

拒绝诺贝尔奖的成就

除了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之外,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论文在历史上也被拒绝。

1933年,意大利著名物理学家费米(是的,以他的名字命名费米粒子的人)提出了宇宙中四种基本相互作用之间的弱相互作用,该论文被称为“β辐射理论的引子”。

他最初投票支持自然,但遭到拒绝,理由是他“太脱离现实”。然后他只能在德国物理杂志上发表这篇文章。当时德国仍然是自然科学的中心,所以结果还不错。

1938年,他因“发现核反应”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费米被拒绝了,因为评论认为这篇文章没有通过,这是合理的,但是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有点可怜。

德国生物化学家汉斯·克雷布斯(hans krebs)的论文没有什么问题,但当时《自然》杂志积压了大量的文章,因此编辑们没有时间审阅,文章的审阅可能需要再推迟两个月。

为了让这篇文章尽快发表,克雷布斯转到了其他学术期刊上。1953年,克雷布斯因“发现三羧酸循环”而获得1953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克雷布斯在回忆录中写道:“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在发表了50多篇论文后,我被拒绝或一半被拒绝。”

此外,在传递文件时,我们也应该避免“标记党”。直到今年5月才去世的物理学家默里·盖尔曼遭受了这一损失。

他最初为《物理评论》投的文章标题是“同位素自旋和好奇粒子”。编辑认为“好奇粒子”不适合这个标题。盖尔曼提议将其改为“奇怪的粒子”,但编辑坚持使用“新的不稳定粒子”。

盖尔曼也很坚决,他说他讨厌《物理评论快报》,并决定今后不在他们的杂志上发表论文。但事实上,这“真的很甜蜜”,因为没有多少顶级的物理学学术期刊可供他选择。

盖尔曼因“对基本粒子分类及其相互作用的贡献和发现”而获得196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好奇粒子”和另一个诺贝尔奖“上帝粒子”一样被拒绝。

彼得·彼得·希格斯提出希格斯玻色子,赋予一切质量,但被拒绝的原因不是书名。他论文的标题是正统的:“质量玻色子的自发对称性破缺”。

1966年,他最初向《物理快报》递交了论文,但被拒绝了,因为他不能保证论文能及时发表。下半年,他在另一份学术期刊《物理评论》上发表了论文。

最后,47年后,希格斯终于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然而,瑞典皇家科学家的获奖速度是“惊人的”,因为只有前一年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才在实验中发现了希格斯粒子预测的粒子。

尽管现在看来拒绝这些重量级研究是“伯乐不能理解一匹快马”的一个例子。

然而,在一些学术界看来,这不能说是一个错误。相反,它说明了同行审查制度的健康和审查的科学严谨性。

此外,在许多研究结果被拒绝后,最终结果往往比初稿更好。

这个充满积极能量的诺贝尔奖

像拉特克利夫爵士一样,这些被拒绝的研究结果最终获得批准。

这无疑会给更多渴望科学研究和探索宇宙最前沿的年轻学者更多信心。在这条不容易的道路上,经历了一些失望之后,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经历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指路明灯。

更有趣的是,今年的诺贝尔奖也被认为充满了积极的能量。例如,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足够好”的族长。

虽然取得了许多成就,获得了无数奖项,但这位“够好”的老人已经与诺贝尔奖一起跑了很多年,这属于“研究贡献巨大,但他可能不会获得诺贝尔终身奖”的类型。

今年,“足够好”的族长在97岁时获得了诺贝尔奖,为诺贝尔奖获得者创造了新的年龄记录。

这位老人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这不仅得到了认可,也体现了他“永不嫌晚”的科研精神。

锂电池的父亲小时候患有诵读困难症,他成长的家庭也不和谐。这所大学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两次中断学业去参军。

起初,他也是一个困惑和平庸的年轻人。进入耶鲁后,他先是学习古典文学,然后转向哲学,最后决定以数学作为学士学位。

战后,他开始对物理感兴趣。即使当人们告诉他“你想研究的所有领域几乎都已经研究过了”,他仍然追随自己的心和兴趣,从芝加哥大学选择了物理学,并在30岁时获得了博士学位。

然而,正如你从结果中所知道的,“足够好”的老人并没有因为物理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而是因为他在锂电池领域的贡献。

他什么时候开始进入这个领域的?54岁——是的,中国经常说“知道命运”。

后来,他58岁时发明了钴酸锂电池来改变世界,75岁时又发明了磷酸铁锂电池来改变世界,90岁后开始研究全固态电池,希望能再次改变世界。

更重要的是,“足够好”的教授觉得他可以做得更好。

在这么大的年纪,他仍然每周工作五天,而且仍然有新的研究成果。他说他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

所以今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即使是现在,也足以激励人们走上科学研究的道路?

拉特克利夫爵士的拒绝表明并非所有的光线都能立即被看到。

古德教授传奇般的生活告诉我们,开始永远不会太迟。

重要的是要思想开放,重要的是要跟随你的心。

对吗?

-完毕-

真诚的招聘

量子比特正在北京中关村招聘编辑/记者。期待有才华和热情的学生加入我们!详情请回复qbitai对话界面中的“招聘”一词。

量子位qbitai

跟踪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的新发展



500彩票



上一篇:中国篮协、央视、腾讯暂停与火箭队合作交流

下一篇:首次搭档就斩获双打冠军,塞尔维亚组合登顶成都网球公开赛

© Copyright 2018-2019 djtreal.com 庆北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