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养生 > 中国营养法,何时能落地?
中国营养法,何时能落地?

发稿时间:2019-11-09 14:02:57

“十多年前,我有两个愿望:一个是营养立法,另一个是我女儿的婚姻。现在,我女儿的孩子已经一点一点长大了,但是营养法还没有生效。”翟冯英,中国营养学会名誉理事,自2002年以来一直在调查和准备营养立法的材料,感叹道。

“关于吃饭的法律怎么样?”每次我提交与营养立法相关的材料,总有人会问翟冯英。然而,她的心一直很坚定。“这是必要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吃的营养不达标。问题很大!”

改革开放前后,中国居民的膳食结构迅速从高碳水化合物、低蛋白质、低脂肪和低维生素的“一高三低”型转变为高能量、高脂肪、高蛋白和低膳食纤维的“三高一低”型。

吃得“好”,存在的问题如下:《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报告》(2015年)显示,全国18岁及以上成年人超重和肥胖率分别达到30.1%和11.9%,高血压患者人数超过2亿,糖尿病患者人数达到9700万,与饮食失衡相关的慢性病死亡率占死亡原因的70%。上述慢性病每年住院费用为827.3亿元。

但事实上,许多疾病是可以预防的。如果营养干预和疾病预防做得好,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行业”。北京医科大学承担的国家“九五”重点研究项目显示,社区高血压综合防治每投入1元,心脑血管疾病治疗可节约8.59元。

此外,中国营养不良改善项目的结果表明,如果营养不良得到控制,每年可以节省168亿元。

“要建设一个健康的中国,我们必须首先确保全体人民的健康。如果每个人都生病了,或者仅仅依靠高水平的医疗保健而不是预防来延长预期寿命,我们怎么能谈论一个健康的中国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研究所副所长张冰教授认为,中国的营养改善需要得到营养法律的加强和保障,营养立法应该作为优先事项列入议程。

在营养立法方面,美国和日本领先。

1946年,美国颁布了营养法,是最早颁布营养法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营养法最完善的国家之一。日本紧随其后,于1947年颁布了营养法。此外,日本颁布了《厨师法》、《学校保健法》、《食品与教育基本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甚至为食品与教育树立了榜样。世界在食品和教育方面看着日本。

“我在日本已经7年了,我深深感受到日本人对吃这个的重视。”张冰教授说日本的学校和医院都配备了营养学家,营养教育和科普做得很好。电视上经常谈论一些烹饪技巧和食物营养。“公民馆”或“社区活动中心”经常有一些自发的活动来教人们如何烹饪和搭配营养。

翟冯英去日本调研时,也发现了日本人执行营养法的严肃性。如果你“大腹便便”,抱歉,单位不允许你进入,上班前减去你的大腹便便。

此外,许多国家也非常重视营养立法。芬兰、澳大利亚、菲律宾、韩国、泰国、印度、肯尼亚、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相继颁布了营养相关法律法规,但中国的营养立法远远落后。

事实上,中国的营养立法已经被呼吁了30多年,立法提案已经被多次提交,但它总是排在等待立法的队伍之后。

自1980年代以来,营养领域的相关专家一直呼吁制定营养立法。1985年,原卫生部就临床营养工作的重要性发布了《关于加强临床营养工作的意见》,明确了营养工作在临床医学中的地位。1997年,为了实施《中国营养改善行动计划》,初步形成了《营养师法》草案。2001年,营养专家再次开始研究营养立法提案。从2002年起,他们通过CPPCC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营养立法提案。

2004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一封信中发出指示,呼吁46名学者和营养专家制定营养立法。经过调查和讨论,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建议“从法规入手,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行,正式实施立法”。

随后,中国营养学会的相关专家起草了大量文件,如《营养改善条例》(草案)和立法背景说明,还开展了一系列营养立法调查。然而,由于我国的大量立法需求,营养立法在不久的将来仍难以进入国家立法进程。2010年发布了《营养改善管理办法》,但《营养改善条例》尚未正式发布。

近年来,也听到了营养立法的声音。《国家营养计划》(2017 ~ 2030年)明确提出“完善营养法规、政策和标准体系,促进营养立法和政策研究,提高制定和修订标准的能力”2019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继续强调推进营养立法和政策研究。

然而,行政命令和文件不能取代国家立法。没有立法,政府的营养干预政策和措施难以实施,营养改善计划也无法产生预期效果。

营养法的雏形是营养学家法。只有有了人,我们才能真正做好营养立法工作。

“解放初期,中国有六所设有营养系的医学院校。然而,由于相关单位缺乏营养岗位,需要营养工作,许多学生要么去食堂选购蔬菜或出售餐券,要么去相关企业从事销售。结果,许多医学院和大学取消了营养系,损失了大量人才。”翟冯英觉得很遗憾。

因此,我国营养学家的数量也严重不足,有13亿人口,只有2000多名合格的营养学家在工作,比例约为65万:1。

然而,与营养专业人员的短缺相反,我国对营养学家的需求很大。疾病预防控制系统、医院、社区、托儿所、学校、餐馆、宇航员、运动员、食品企业等都需要大量的营养学家和专业人员。

不仅如此,在合格的营养学家中,营养学家的素质水平参差不齐,因为标准化的培训、工作和专业职称得不到保证。

张冰教授说在美国当一名营养师实际上很难。“美国注册营养师需要先学习5至6年,然后在具有注册营养师资格的机构实习半年至一年半,最后通过考试才能获得资格。此外,这位注册营养师需要终身学习,并将继续参加为期五年的培训和学习。获得学分后,资格将不会持续五年。”

自2013年以来,中国营养学会一直在逐步培养和完善注册营养师制度,但这种类似于美国的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

除了唯一的国家营养专业机构外,各省市都缺乏完整的基础营养工作体系,难以开展全面的营养改善工作和营养工作正常化。目前,营养工作大多以项目的形式实施,带有地方色彩、周期性色彩和临时性色彩。项目一旦完成,新获得的营养改善效果将逐渐消失,原有的营养问题将暴露出来。

翟冯英凭借才华和领导力,建议成立一个由各相关部委参与的全国营养领导委员会,直接接受上层领导的指示,进行下层统一部署和协调,更有利于推动营养立法的具体实施。

“我希望国家营养计划和健康中国银行对营养立法的重视,能够真正使营养法的春天越来越早!”这仍然是翟冯英的愿望。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健康时报》在1634年发表的,“营养法何时才能再次实施?”《卫生时报》,乔方静/温。

编辑:张萌

审稿人:杨晓明

请联系010-65363351对手稿进行评论。

邮箱:tousu@jksb.com.cn



江苏快3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投注 彩票江苏快三 彩票app



上一篇:全乱了!土叙战事不断 老盟友临阵撤军老对手火线结盟

下一篇:独家!鲁南高铁开始“期末考试”,第一次摸底考的这个科目

© Copyright 2018-2019 djtreal.com 庆北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