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陆谷孙:词典上的一个个单词,都是用一根根白发换来的
陆谷孙:词典上的一个个单词,都是用一根根白发换来的

发稿时间:2019-11-17 13:42:22

在过去的70年里,外语领域有许多人才。

著名的洪儒老师培养了世界上的桃子和李子,翻译家支持了文化桥梁,语言学家们毕生致力于词典编纂。

国庆期间,《中国日报》双语新闻推出“70年外语人”系列,讲述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为中外文化交流和外语教育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人们。

今天,让我们学习一个著名的翻译家和双语词典编纂者陆谷孙先生的故事。

陆谷孙

陆谷孙的微博简介有以下一句话:

用理想主义的血肉撞击现实的铁壁。

短短的几句话充满了他追求理想的激情和激情。他说字典里的每个单词都是用白发买来的。他的白头发是一本“空字典”,从字典里可以去掉单词。

2016年,76岁的《英汉词典》主编兼复旦大学教授因病去世。他理想主义的血肉无法冲破现实的铁壁。

然而,他一次又一次强有力的影响使得有限的生命在广度和深度上无限延伸。

英语“慢班学生”

陆谷孙1940年出生于浙江余姚。他母亲在八岁时去世了。他父亲没有再婚。陆谷孙年轻时深受父亲的影响。

陆谷孙和他父亲拍了一张照片。

1957年,第一个参加陆谷孙大学入学考试的志愿者是北京大学的法国人。他想跟随父亲的脚步。然而,偶然间,他终于进入复旦大学学习英语。

那时,英语是一种贬低的“帝国主义”语言。在中学学习俄语的陆谷孙被分配到一个慢班,但他“以正常的心进入复旦,以正常的心学习,不像现在到处看的孩子。”

陆谷孙(左三)和他的同学拍了一张照片。

五六十年代的语言学习条件远非现在的优越。陆谷孙只能用系里唯一的录音机模仿发音。

然而,陆谷孙认为学习英语的第一步是非常机械地模仿它,然后慢慢地输入内容,不时地与汉语进行比较,并了解英语的历史。

五年级时,他表演了英文版的《雷雨》。陆谷孙扮演绅士周平(单膝跪下)

在一个罕见而完整的暑假里,当所有其他学生都回家时,他和福尔摩斯、阿加莎·克里斯蒂以及基督山伯爵单独呆在宿舍里。

在他看来,经典是对人们内心世界的冲击、冲击和淘析。

在复旦大学外语系,陆谷孙接受了系统完整的英语学术培训。他还受到杨一申、徐延谋等大师的指导和培养,并逐渐在外语领域崭露头角。

复旦大学外语系毕业照,1962年(最后一排左边第四位是陆谷孙)

为了惩罚任何人,让他编一本字典。

"字典里的每个单词都是用白头发买来的。"

陆谷孙因其对汉语双语词典编纂的巨大贡献而被世人铭记。

欧洲有句谚语说,如果你惩罚一个人,让他编一本字典。

1970年,陆谷孙因写字典而受到“惩罚”,这本字典持续了40多年,成为他一生中最喜欢的职业。

《新英汉词典》编辑团队的一些成员的照片是从左边拍摄的:陆谷孙、薛石齐、葛转健、雷烈江和吴景讯(右边是第一版的封面)

他编辑的《英汉词典》是中国第一部独立研究和编纂的大型综合性英汉词典。从1975年到1991年,这两卷共出版16年,共收录20万篇,近2000万字。

这部词典检索率高,结构清晰,释义准确。它已成为联合国必备的参考书,被英美词典专家称为“远东最好的双语词典之一”。

“我厌倦了土壤,但从来没有停止过,邱山提倡成功,”陆谷孙在《英汉词典》序言的结尾说。

一本又亮又厚的词典承受着编辑数十年的辛勤劳动和润色,其中的各种苦难只能通过个人经历来了解。

组织英汉词典编纂的陆谷孙手稿

在学校校对完《英汉词典》的最后一页后,陆谷孙开玩笑地写下“zzz”作为书的结尾,意思是词典可以编译,最后“好好睡一觉”。

《英汉词典》的成功为陆谷孙赢得了“泰山北斗”在外语界的美誉。他承担了另一项艰巨的任务——编纂汉英词典,他本来可以成功退休的。

2014年,70岁的陆谷孙越来越糟糕。当他在修改汉英词典的校样时,他看到纸上有许多修改标记。他觉得“所有人都在与剩下的一点时间赛跑”。

陆谷孙在工作

2015年,《汉英大词典》(第一部分)终于问世。“当一只鸟死去时,它的歌声是悲伤的,”“这只鸟知道一只大天鹅的野心,”“宁昂是一匹千里之外的小马”...你可以在汉英词典中找到这些文言文是如何准确翻译成英语的。

15年后,年事已高的陆谷孙仍然坚持完成这项极其艰巨的任务。一个人一生能有多少年?

他的学生说这是“知道一个人不能做什么”。

"虽然身体被核桃束缚,但心是无限之王."

陆谷孙不仅在编纂英汉词典方面取得了杰出的成就,而且在莎士比亚的研究方面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自1989年以来,他一直担任中国莎士比亚研讨会副主席。

在编《英汉词典》的时候,他反复阅读莎士比亚的戏剧,发表了许多重量级论文,提出“学习与舞台交流”,全方位接触莎士比亚,准确理解莎士比亚的观点。

沉迷于莎士比亚的陆谷孙不遗余力地推广莎士比亚的戏剧,传播莎士比亚的研究成果。

他在复旦大学提供莎士比亚戏剧的精读。他多年努力的《莎士比亚研究十讲》不仅代表了中国莎士比亚研究的最高水平,而且对普及莎士比亚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陆谷孙认为他在许多方面深受莎士比亚的影响,比如他的孤僻性格。

“虽然身体被核桃束缚,但心是无限的国王”(“我可以简单地被束缚,把自己当成无限空间的国王”)来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也是陆谷孙一生渴望的境界。

除了在词典学和莎士比亚研究方面的杰出成就,陆谷孙在翻译和翻译研究方面也同样著名。

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卢老已经出版了数十部文学艺术作品和散文,中英文翻译约200万字。他的翻译作品包括《小狮子》、《钱商》(合译)、《第二大街的囚犯》、《鲨鱼味觉》等文学艺术作品和电影,中英文翻译超过10万字。

有无数的单词和例子被收集和翻译用于词典编纂。

陆谷孙认为,翻译应该充分理解并真正传达文字,尽可能保留原文风格,并允许译文带有一定的外国口音。

他把翻译描述为从一种语言“到达”另一种语言的另一面,但也承认“有些地方是可以“到达”的,但总的来说,我们可能只是永远“接近”了。

桃子和李子不谈论白头老师。

"学习是我生命的延续,学生是我孩子的延续。"

经过50年的教学,头发变白了。

虽然陆谷孙晚年已经过了退休年龄,但他仍然无法忍受明亮而神圣的三尺讲台,并孜孜不倦地积极投身于教学的第一线。

只要他走上讲台,他就会兴高采烈,听起来像洪钟,他的班级经常挤满了人,反响热烈。

他戏剧性的舞台感觉和强烈的表演欲望令人印象深刻。

在他看来,“不表现出表现欲望的老师会在课堂上感到无聊。如果英语表达就像用钝刀切肉,那么全班都受不了。”

他不喜欢社交,但每当学生来找他讨论问题时,他都会热情地接待他们,帮助他们找到信息,并积极地一起讨论。

每当新生入学时,陆谷孙总是热情地教他们入学教育的第一课。

陆谷孙坚持教学互利的理念。他认为老师应该敢于向学生承认他们的错误。学生们在课间休息时纠正了他的一个英语单词重音。下节课他肯定会公开声明“承认自己的错误”。

他坚信“人应该是透明的,这让人们觉得你是一个三维的真实的人。”

2012年,复旦学生投票选出“十大杰出教授”,陆谷孙名列第一。

对此,陆谷孙说,“我一生中赢得了许多奖项,但这是给我最大的快乐和最感动我的一个。”

灵魂高高在上

“有人问我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并命令我不要回答超过10个字。我的回答是对成功漠不关心。”

陆谷孙有一个昵称“老神仙”。人们在晚年仍然精神矍铄。让人们更加钦佩的是他对名利漠不关心和无忧无虑的性格。

《英汉词典》为陆谷孙赢得了无数奖项,但他坚持认为这一荣誉属于所有人,并拒绝出席颁奖仪式。

他说,“我真的不想在公共场合出现,我想躲在我的‘洞里’,你不要打扰我,我不要打扰你。别管我是我的哲学。”

如今,词典编纂不仅费力,而且吃力不讨好。在移动网络时代,只需要点击手机就能找到单词,而口译可以在一瞬间跳出来。还有谁会找到一本字典来“挖掘问题的根源”?

卢老的学生朱宋冀曾经苦笑着说,词典编纂的困境是只有编纂的同事才会查阅词典。

老陆回答说:“我想一定有几个读者。”

2015年《汉英词典》(第一部分)出版后,卢老匆匆忙忙地登上下一卷《分秒必争》。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他在下一卷完成之前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2016年7月28日,陆谷孙先生在上海去世。他去世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在书桌前写作。

卢老生病那晚桌子的原貌是《汉英词典》的手稿

关于死亡,陆谷孙曾经引用了须贺-金翻译的小说家、法国文学翻译家普鲁斯特的一句话:“即使你在坟墓里,你的活力依然迸发。”

卢老的一生终于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枷锁,展现了无尽的活力。

编辑/作家陈月华真诚(实习生)

广播/编辑熊诗雨(实习生)

规划左卓唐晓敏

参考:

陆谷孙的“冷眼看着成功”

回忆陆谷孙|他的白发是一本“空字典”,单词已经从字典中被抖掉了

朱宋冀的《海是文字,老人未归》

上海艺术人文频道“著名艺术家陆谷孙内心独白”等

中国日报双语新闻



网络彩票平台 内蒙古11选5投注 福建十一选五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高频彩app



上一篇:乾隆年间和珅发粮救灾,在粥里掺沙子,为何老百姓还夸奖他?

下一篇:山东省“发现榜样”活动榜样人选公示 滨州5人入选

© Copyright 2018-2019 djtreal.com 庆北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