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媒体 > 正文

对这样的小费索取中国游客要说“不”

发布时间:2019-07-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澎友“不说话我就看看”对中国发展表现出极大信心,他留言称:

小费制度是很多国家和地区服务业约定俗成的传统。顾客视实际服务满意度,向服务人员支付高低不等的小费。但是,哪怕在实施小费制度的国家和地区,收取小费的主体也是有严格限制的——政府公职人员自然不在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务员都由纳税人供养,政府对公众(包括外国公民)提供一视同仁的服务标准。因此,边检工作人员向游客索取所谓的“小费”,其实等同于公职人员的公然勒索。对于这种情况,不光所在国家有责任和义务加强规范,出入境的游客也应该主动抵制,而不是盲目顺从。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原校长、教授文魁认为,十三五规划的指导性和约束性会更强,“有些不能上的就坚决不上。”文魁说,从经济实力和国际交往各方面来看,北京总的说来已经是个国际城市,现在关键是“城市病”,如果解决了城市病、优化了环境和结构,就有望建成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在10日下午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围绕中美经贸磋商的问题,多家外媒进行了密集发问。

此次,外交部为我国公民的不公正待遇介入维权,履行了维护我国公民利益的职责。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除了国与国之间在外交层面的交涉,还需要中国游客和旅行机构提高维权意识,主动抵制不法行为。尤其对于旅行社,应该从维护游客正当权益的立场出发,提醒游客边检人员没有收取小费的权力,更不能为了自己省事而与不法边检人员同流合污。

2007年至2016年,邵阳市人民检察院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陈青云多次收受管理、服务对象张某某、郑某某、陈某某等人所送“和天下”香烟102条以及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等名酒共40瓶。陈青云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陈青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在几次东南亚的旅行经历中,笔者不止一次遇到过类似情况。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笔者的个人观察,还是网络论坛上对边检人员收取“小费”的讨论,都指向一个共同的事实——中国游客是这种非法收费的最大受害者,而长着白种人面孔的西方游客,却很少碰到这种遭遇。边检向游客勒索,固然反映了当地不良吏治生态,但针对中国游客的“看人下菜”,不乏更多的值得反思之处。

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行业的主管部门、行政监管部门,依职权对用人单位落实从业限制制度的情况进行指导、督促,对于拒不落实或弄虚作假的单位和个人,应当予以批评教育并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依法追究用人单位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

两年后,“全面二孩”正式实施,当年的媒体报道称,接连放开的单独二孩和全面二孩政策被当地视为拯救颓势的一根“稻草”。

毕业留校是大部分同学心中的首选,但只有政治表现最好、又红又专的同学才有机会留下。次好的去向是文学研究所。

中国游客被外国边检人员强行索取“小费”,是海外旅游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异化场景。它与我国游客的旅游模式、旅行习惯和维权心态,都有着普遍而千丝万缕的联系。随着我国国力的强盛,我国在对外交往过程中的话语权不断提升,国家维护公民海外权益的能力越来越强。我国公民要养成“大国公民心态”,在海外旅行时,时刻记住背后那个强大的祖国,对所有不公正的遭遇果断说“No”。(作者:王钟的,系中国青年报评论部编辑)

不久以前,笔者在东南亚某国结束旅行,准备回国时,在机场的边检柜台前排队。一位工作人员主动用中文询问笔者是否是中国人,得到笔者肯定的回答以后,引导笔者离开原来的队伍,到旁边一个柜台前。因为当时排队游客较多,笔者一时还以为这是工作人员的好意。结果,等到笔者把护照交给边检工作人员时,对方却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跟笔者要“小费”。笔者这才恍然大悟,并迅速地说了句“No”,对方又看了看笔者的护照,只好怏怏放笔者过关。

边检人员向中国游客收“小费”成了某些东南亚国家的传统,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旅行团和随团导游助长了这一不良风气。很多旅行社为了省事,会误导游客,让游客认为向边检人员支付“小费”是当地的习惯。某些当地导游甚至有可能与边检人员达成“合谋”,怂恿游客支付“小费”,背地里则暗藏着见不得人的利益勾兑。某些国家的边检人员向游客收取“小费”,还利用了旅行团成员之间互不信任的心理。一些支付“小费”的游客,会抱怨因为某些坚决不支付的游客耽误自己的行程。相比之下,以自由行为主的西方游客,因为旅行经验充分,维权意识强,也就较少地出现被勒索“小费”的情况。

4月21日,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官方微博公布了一封群众来信,来信讲述了一位中国游客从老挝回国时被对方口岸执法人员强要“小费”的遭遇。对此,外交部领事司回应称,已经就相关情况与老挝方进行核实,并向老挝方面表明中方立场和关切。

耐克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